资金杠杆如何撬动A股

2015年上半年A股经历了快速上涨的 "疯牛" 和 "雪崩式" 暴跌。上证指数从年初的3350,历时半年于6月上旬攀至5178点。由于实体经济的持续低迷,央行至2014年11月开启降息周期,在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预期下,A股在2015年上半年持续上涨。在A股市场鲜明的赚钱效应影响下,信贷资金并未如期进入投资回报率大幅下降的实体经济,反而蜂拥进入股市拉动疯牛模式。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监管机构一系列去杠杆监管限制之下,在6月15日之后仅半个月内,A股一泻千里,最低下挫高达30%。究竟资金杠杆是如何撬动A股短期内暴涨暴跌的呢?

 

2015年1-6月,央行先后三次降息降准,A股一度总市值增长了近60%,客户交易结算资金日均余额增长1.8倍,交易资金达到3.4万亿规模,且市场预期持续乐观。客户交易结算资金来源于以下几种途径:一是居民的现金和储蓄资金;二是机构投资人的自有资金或者银行以外的融资渠道;三是银行信贷资金合规流入二级市场部分;四是银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证券市场,包括企业或个人通过股票质押贷款方式借入的银行资金、企业生产性贷款、个人消费贷款被用于股票的买卖等。总的来看,客户交易结算增量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信贷资金。

 

个人储蓄向A股市场转移的现象明显。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3月开始,个人储蓄和流通中的货币(M0)增速出现下降甚至负增长,同期的M2增速超过个人储蓄增速,显示个人将储蓄搬移到股市。

 

个人和机构投资A股并非仅限于自有资金,也通过券商的融资融券、收益互换,以及配资公司和结构化信托产品等融资手段,加大杠杆。

 

券商融资融券,若采用自有现金作为保证金融资,合规的杠杆比例为2倍。比如说,自有资金为100万,可以从证券公司融得的资金或证券市值为200万。但若以自有股票或股票组合作为保证金,还可以放大杠杆。2015年1月5日到6月30号,沪深两市的融资融券馀额从1万亿增长到2万亿。监管层要求资金门槛50万元。但也存在券商违规操作,降低资金门槛的现象,有的甚至低至5万,更加活跃了融资融券的应用。

 

收益互换,全称 “权益收益互换交易”,是券商提供给机构客户的柜台交易合约。机构和券商签订合约后,可以就特定股票的收益表现与固定利率进行收益互换。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履约担保物模式,全额获得证券,杠杆2-5倍。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国债回购、或股票质押均可以为券商提供资金。截至2015年6月,全市场股权质押总市值已经达到2.53万亿,按照折算率为0.3计算,融资规模达7500亿元,这其中超过60%的资金来自于银行信贷市场。收益互换又常常与其他融资手段组合,比如机构投资者借助融券与收益互换两层杠杆参与股票定增,获得套利收益。

 

相比融资融券和收益互换的严格监管和低杠杆,风险承受力强的投资者更倾向于向配资公司融资。配资公司属于非金融公司,以民间借贷的形式提供资金,杠杆一般是1-5倍,部分杠杆可以达到10倍,保证金交易。股票交易账户由配资公司提供,设置止损线,账户亏钱达到止损线会自动平仓。配资公司的资金来源包括:股东个人资金、银行贷款、信托资金、 P2P等。其中的信托资金本质上也是信贷市场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惯常做法:银行的理财资金、券商的资管资金和信托资金作为优先资金,通过信托公司通道设立“伞形信托”,投资者如配资公司等作为劣后级委托人,利用杠杆,借入优先资金,在股票市场进行投资。直接参与信托公司的结构化产品的资金门槛多在500万以上,但取道配资公司就几乎没有资金门槛限制。

 

从信贷资金到客户交易结算资金,杠杆层层叠加。好比硬币的两面,融资杠杆在扩大收益率的同时,也放大风险。A股快速攀升,等股价长到高位时,预期收益率下降;加上证监会、银监会监管加强,场外配资受到管控,新增杠杆融资受到限制;增量交易资金下降,没有新进资金维持原有的增长速度,投机资金开始离场,股价下跌;融资进场的投资者账户被监管之下,一旦发现亏损又不及时补充新资金,被强制平仓,此举加剧股价下跌;个股的下行带来投资组合的价值下跌,触发机构投资者止损,更多股票被抛售;群体性股价下跌,带动指数下跌;A股基本面发生改变,做空资金透过杠杆买入股指期货的空单,同时配合融券等产品,继续加剧股指的下跌,最终演变成A股前段时间的快速下跌。

 

A股的急跌,总体来看是融资杠杆带入的风险和融资部门风控能力薄弱造成。当股市指数进入高位时,投资收益不再支撑融资成本,市场风险没有及时对冲,仅利用单一的止损线机械的平仓,又会扩大损失。但客观来看,杠杆融资,只是投资股市的工具,并不应背负“股市暴跌元凶”的罪名。投资者善用投资工具,提高风控能力和健康投资心态更加应该受到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