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销售家用健康监测设备和体检服务的IT企业,年亏损一个亿,却得到了国际顶级投资机构青睐,获得1.5亿美金的估值和1.7亿美金的增资。这笔交易发生在2014年,一个资本格外青睐移动互联网和医疗概念联姻的年份。如今,移动互联网已经悄然占据8.9亿中国人的生活。它以其“无所不知”的廉价信息优势,逐步渗透并试图主导我们的生活。

 

受虚拟性的局限,互联网自身无法解决人们对于商品和服务需求与自身提供能力在空间和时间上的不对称,O2O的模式应运而生。互联网像点石成金的魔杖,传统行业舞动起它,就进入了“逆袭”的上升通道。开篇融资案例里的主角获得高估值,就是因为它站在了一个备受风险投资关注的族群里:O2O模式健康管理与医疗服务提供商。

 

O2O模式的移动互联网医疗,从服务功能上来描述,就是患者、亚健康人群和有关注身体状态的健康人群借助互联网媒介,在移动终端接受健康咨询和除诊治外服务,在线匹配线下医疗资源,便捷实现自身的健康管理。目前,互联网与医疗服务行业结合最密切最具颠覆性的商业模式是“云医院”。从服务内容看,云医院主要开展慢性病随诊、远程会诊服务、线上线下诊疗结合。盈利途径包括:销售健康终端监测设备、诊疗分成、保险机构理赔资金沉淀、药品销售分成等。

 

云医院调动基层医疗资源,有助于提升区域医疗质量。接入云医院的基层机构要求遵循大医院的标准和流程,同时所有医疗行为在云端能够被监控,能够按照标准的医疗路径约束基层医生的行为。这个平台线下硬件投入包括医疗设备、公共影像中心、公共生化实验室、公共健康评估平台等。阿里健康、东软集团、乐视等已经开展云医院的战略布局。

 

医疗服务行业自身在不断演进中遇到的困难,创造了与互联网融合的机遇。中国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由三部分构成: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医疗服务绝不仅仅等于医院服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医疗服务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有医院2.47万家,基层卫生医疗机构91.54万,专业公共卫生机构3.12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承担了多达60%的诊疗服务,而医院仅承担36%。但是基层医疗机构存在不被信任、缺乏标准、没有流程、没有协同、资源浪费等问题。

 

基层与医院的互联互通,理论上会平衡设备、人力资源的不均衡配置。比如,大医院提供首诊检查和诊断意见,基层医疗机构为病人建立复诊病历,再把复诊数据传送到大医院,获得大医院专家技术支持。这样既提高了检验仪器和基层医生的利用率,也保障了诊治质量。再比如,由互联网公司牵头,组织专家与患者在线互动,病人随时提问题,医生实时回答,可以有效利用医生的碎片时间。其次,移动互联网通讯提高就医效率,直击“挂号难、就医慢”。目前的实践包括:线上挂号、在线确定候诊时间、在线缴费、查看检验报告以及诊后医患互动等。代表性的商业营运活动有:阿里巴巴支付宝创建的“未来医院”、腾讯微信建立“健康通”微信公众服务号并投资挂号网、百度与就医160合作。

 

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与医疗服务行业的改革息息相关。宏观战略层面看,它的发展潜力值得期待。国务院表示到2020年,将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基本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服务需求。但规划尚停留在指导层面,目前缺乏实施细则。互联网企业商务实践层面会面临诸多风险:利益分割、政策滞后、监管缺失等。医院“以药养医”的体制根深蒂固,透过药械耗材和“做检查”增加收益,互联网医疗引入的药品电子商务、分流检查收入到基层医院等商业模式,短期看会分流医院的盈利来源;远程医疗只允许医疗机构和专业人员开展,不允许互联网方式提供,互联网医疗涉足远程医疗尚需政策层面的支持;医保能否覆盖互联网医疗服务,也会对用户习惯的形成带来重要影响。

 

随着互联网医疗的不断普及,可以期待全民健康素质提高,同时也会给保险公司等商业组织带来利益,孕育出多样化的商业模式。移动互联网在促进医疗服务便捷性方面的成绩已经有目共睹,后续的漫漫发展之路,仍需上下而求索。